希望

About me

Neque porro quisquam est qui dolorem ipsum quia dolor sit amet, consectetur, adipisci velit 同様に、悲しみそのものを、それが悲しみであるという理由で愛する者や、それゆえ得ようとする者は、どこにもいない。

茉莉-真摰的愛 (全)

Posted by 雪鈴花 on   0 comments

  晴空萬里,只有少數的雲朵飄浮在藍藍的天空。坐在高樓的頂層上,雙手承滿茉莉花。指頭緩緩地鬆開,讓其隨風飛散,進而消失於眼前。我最愛的人兒,妳睡得安穩嗎?酣睡般的側臉依舊美麗,讓我情不自禁地輕撫妳的臉頰。拿起一朵茉莉花,別於懷中的妳之髮絲上。
 
  還記得嗎?我第一次送給妳的花兒,就是茉莉……其花語是純潔真摰的愛,沒有虛假的成分。
 
  「知不知道我一直也很愛妳啊……姊姊。」
 
  低聲喃喃自語,化作殘響於心中回轉。我明白的,妳永遠也不會聽得到。
 
  回憶中的小時候,一般皆餘下依稀與模糊的印象。唯有妳……至今我仍然無法忘記。於我腦海中,最為清晰的存在,就是姊姊的笑顏。
 
  在郊野深處的「孤兒院」,是我與姊姊首次交匯的地方。我們皆是被遺忘的孩子,唯有依靠著彼此的溫暖來過活。頸上被套上項圈,為免我們逃走。
 
  姊姊無法說話,也無法聆聽,能做的只有露出笑容。院長稱她為「人偶」,在我而言她卻如同「天使」般的存在。當我歡樂時,她會與我一起歡笑;當我哭泣時,她會把我抱擁入懷;執著我的手,贈予溫暖,與我共同渡過每一天。
 
  清澀的愛戀可能就是於此時萌芽吧?
 
  於黎明前的夜晚,院方下達禁足令,不許外出!然而卻總聽到悽厲的哭喊聲,讓我從睡夢中驚醒。害怕、惶恐及不安湧上心頭。獨個兒坐在床上,抱著自己的身體抖擻。姊姊不在的晚上是如斯漫長,閉上眼睛是無盡的黑暗,腐朽的味道在鼻腔中無法撇開。
 
  姊姊,我很害怕再也看不見妳。每一晚她皆要到院長的房間,直到太陽從地平線升起,才會再次回來。我渴求著那個劃破黑暗的晨曦,破除我內心的痛苦。
 
  年復年;日復日。時間的悄然流竄,身邊的「兄弟姊妹」漸漸消失無蹤,我手上的針孔亦變得難以除去。幾乎每天院長及其他職員都會把我包圍,強迫吞下不知名的藥丸、注射針藥、各項的身體檢查。
 
  意識漸漸變得朦朧,清醒的時間變得很少。迷幻中,我見到姊姊,我最愛的姊姊……我伸出手想要觸及站在身邊的她。可惜揮出的手只抓住空氣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為我送上如同珠簾般一串串地落下的眼淚。
 
  某個炎熱的夏天,是放假休息的日子。我難得能保持清醒,便與姊姊手牽手地走到園子中。世界化作一個大熱窩,悶熱的風迎面吹來,傳來一陣陣茉莉花的清香。
 
  沿著那淡淡的香氣走到園子的一角,發現一朵朵茉莉在此悄悄地綻放。我將之小心地折下,別在姊姊的頭髮上。她先是愣住,接著展現出一抹如若涼風的微笑。縱使相對無語,我仍珍惜著這個笑靨。
 
  一起平躺在草坪上,看著這片如同無限大的天空。我們如同籠中的鳥兒,只能在這裡生存吧?我望向姊姊,她不自覺地睡著了。那份平靜,看起來就好像一張油畫,美麗得令我目眩。一直保持這種生活也不錯……
 
  然而當知道事情的真相後,我才深感自己的無知與無能。在一個平靜的夜晚,寂靜把我吞噬。昂首看著黑夜中的月亮,柔和的光線正輕拂著我。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在空氣中蕩漾,讓我不期然想起溫婉的姊姊。
 
  首次違抗禁令,離開房間找尋姊姊的身影。沒料到在找到她之前,卻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……這裡根本不是孤兒院,而是進行活體實驗的研究所。以前一起生活的兄弟姊妹,也是因實驗失敗致死的!
 
  一定要把姊姊救出去!如此的信念驅使我,在黑暗的長廊中奔跑。縱使於陰霾中伸出了無數的亡者之手,我依然沒有止下腳步。這裡?那裡?到處也不見姊姊的身影,便害怕得如同瘋子般叫喊著。即使知道姊姊根本聽不見,我還是不停地叫嚷著她的名字。
 
  來到最後的房間前,茉莉花的味道就是從這裡流出來。我伸出抖擻的手緩緩接近門把,這時於腦海中浮現了一個故事--潘朵拉之盒。因好奇心打開,被飛出來的不幸嚇倒,急忙地將之合上,把「希望」留了在盒子中。
 
  身上的細胞在對我發出無聲的警告,心跳得很快很快,只是我沒法停下。扭了門把一下,將之打開。濃郁的花香中,夾雜著一陣陣血腥湧出。
 
  我不敢致信地睜大眼睛,眼前的景象猶如煉獄般,院長和數名職員皆躺臥在血海中。白色的茉莉花染上淒艷的赤色,那朱紅的液體化作點點水珠,靜靜地墜落。在這片屍首間,唯一站於房間正中央的……是姊姊!
 
  蒼白的臉龐被血水所沾污,迷茫的雙瞳沒有任何的焦點。單薄的雙肩發出微微的顫動,手中卻持著一把尖銳的利器,上面不祥的液體還沒凝固。她真的是姊姊啊!我強忍著淚水跑上前,將之抱擁入懷中,一起哭泣。
 
  「一起逃走吧。」我於姊姊的手掌上寫了這幾個字,再以堅定的眼神凝視著她。
 
  片刻,她終於頷首表示。
 
  把細軟收拾,離開這座生活了多年的建築物。我拿出火把,將這個地方燒毀。牽起姊姊的手,於遠處最後回望。那份罪惡已被送葬於大火中,什麼也會消失吧?我於內心如此祈求。要一起,永遠在一起。即使前路如何辛苦,也不會放開與姊姊之間的一對手。
 
  二人漫無目的地於森林中走著,沒有目的地;亦沒有夢想的地方,唯有一直地走著。收集清晨的露水,一起細味這份自由的味道。只要有姊姊在身旁,我就不會感到孤單。一起走,走到世界的盡頭。
 
  不知不覺間,我們來到繁華的城市中,擠迫的熱鬧感令我們混身不自在。多年來皆被困在有限的空間中,要如何在外面的世界生存呢?戶籍上,我們是已經死去的人。無法找到工作,也不能融入人群中。
 
  這就是所謂的自由嗎?很沉重……很痛苦……感覺還是被重重綑綁。如此下去,我們會變成怎麼樣?未來一片的黑暗。凝望著累透的姊姊,她正沉沉地睡在公園的長椅上。我怎可以讓她受苦?
 
  把心一橫,我持著那充滿血跡的利刃,走了去搶劫。為著姊姊,我把內心冰冷起來,到處行劫。從那一天起,我就不敢再抬頭看著青空,尋找著原本想要的自由。
 
  眼看姊姊的身體越來越衰弱,身體不時抖擻,連杯子也沒辦法拿住。前額總是冒出冷汗,沾濕了衣服。我很擔心,便把搶回來的身分證給她,讓她可以到醫院求醫。只要她平安,就什麼也沒關係了。
 
  如此的日子是無法長久,自身的罪孽總會有著報應。
 
  原本體內的藥物影響,姊姊的身體受到嚴重催殘,即使到醫院亦找不出救助的方法。我失落地牽著她的手散步,或許是被發現我在苦惱,她便勉強自己露出微笑。凝視著她的微笑,我反而感到心痛。
 
  風再次吹起,空氣中飄逸出茉莉花的味道。環顧四周,終於發現了一株茉莉。我們如同回到過去,那段天真的日子。我將之折下,再次別在姊姊的髮絲上。她有如往昔一般,一直沒有改變……
 
  微笑,很溫暖的微笑。在沒有預兆下,她突然昏倒在地上。我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個事實,當意解到之時,已經太遲了。
 
  「姊姊!」我高聲地呼叫她,把她抱起來,高速地跑向醫院。手中的暖意已經在流失,其實我知道的,她已經死了。然而我無法相信,也不可能去接受這個事實。
 
  把身上的錢全買了茱莉花,我抱著姊姊的屍體來到一棟高樓上。她的離去,連天空也失去色彩。
 
  放心,我不會寂寞的。因為我會跟著姊姊,一起離開這個世界。
 
  緊握著姊姊的手,與之縱身躍下,瞬間化作血之蝶,在地上畫出綺麗的圖畫。
 

Post comment

只對管理員顯示